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娇(穿书) > 1.第 1 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lin.com】

    “沐国公父子两个昨天斩了……”一个压低了的女人声音从窗外传来。

    幽深的寝宫里,沐桑桑猛地睁开了眼睛。

    廊庑下,宫女急急地止住了同伴:“嘘,那位在里头睡着,她还不知道呢。”

    湖丝夏衫发出细微的窸窣声,宫女蹑手蹑脚地走进寝殿看了一眼,床帐被风吹开了一角,露出内中熟睡的少女倾城的容色,浓密的长睫在苍白的肌肤上投下浅浅的阴影,细细的眉紧紧蹙着,在梦中也似锁着无尽忧伤。

    宫女无声地叹了口气,悄悄走出去拉了同伴到院中,低声道:“她还以为自己进了宫,沐国公就不会死……”

    一声闷雷响起,郁热的风挟裹着暑气劈头盖脸扑进帐中,沐桑桑闭着眼,泪水却渐渐洇湿了枕头。

    他骗了她,他要她进宫,他说会保住父亲和大哥,可他却杀了他们。

    远远传来静鞭的声音,少顷,鼻端嗅到熟悉的龙涎香气,皇帝赵启悄悄走近,在床前的葵花鼓凳坐下,拿起团扇轻轻替她扇风。

    沐桑桑睁开了眼睛,透过模糊的泪光,她看着赵启,一字一顿地问:“我阿爹和大哥,被你杀了?”

    团扇顿住,赵启英俊的脸上流露出温柔笑意:“怎么会?朕答应过你不杀他们,你莫要胡思乱想。”

    左手不自觉地握住,那是他说谎时特有的动作,她不会看错。

    沐桑桑惨然一笑,伸手抓紧了枕头下的匕首:“我不会让你如愿。”

    雷声响起,闪电劈开乌云,匕首刺进柔软的胸膛。

    刺目的红色,铺天盖地……

    ……

    “啊!”沐桑桑低呼一声,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熟悉的玉色帐幔,芭蕉浓郁的绿投在银红的霞影纱窗上,窗下的冰盆散着丝丝缕缕的雾气,这是她在国公府的闺房,不是幽暗阴郁的深宫。

    沐桑桑定定神,刚刚那可怕的一切,只是个噩梦。

    自从半年前身为定国公的父亲带着大哥远赴西疆与乌剌作战,她就开始做这种怪梦。在梦里,父亲和大哥起初一切顺利,可在最后关头却打了败仗又临阵脱逃,被判了斩监侯,原本要嫁给赵启为后的她也被牵连,失去了进宫的资格。可赵启舍不得她,他那么迫切地要她,甚至许诺只要她肯进宫就赦免定国公府的所有罪名。

    为了救父亲和大哥,她一顶小轿趁夜进宫,无名无分地做了赵启的女人,可到头来,一切成空。

    沐桑桑慢慢揉着眉心,额上残留着涔涔的冷汗,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虽然是梦,那种悲伤无助却是真实的。

    皎洁如玉的脸庞蒙上了一层愁色。

    假如,这不是梦?

    珠帘微动,侍女捧着新鲜的冰盆进来,见她坐在床上发呆,忙道:“姑娘,夫人让你过去,老爷来信了。”

    寝衣宽大的袖子抖了一下,沐桑桑努力控制着心中升腾而起的恐惧,轻声道:“服侍我更衣。”

    盏茶功夫后,沐桑桑扶着侍女,心神不定地走向国公府正房,那是母亲许念的住所。

    在那个连绵不绝的噩梦里,同样的一个夏日午后,国公府收到了西疆的战报,定国公在胡麻岭大败乌剌主力,但,这是那场倾覆了国公府的败仗之前最后一个捷报。

    正屋中香烟袅袅,国公夫人许念笑容满面说道:“宫里刚送来你阿爹的信,桑儿,他们胜了,打败了乌剌大王子。”

    沐桑桑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听见自己绷得紧紧的干涩声音问道:“在哪里?”

    “胡麻岭。”许念拿起信笺确认。

    沐桑桑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她抓紧母亲的手臂,像溺水人抓紧救命的希望,颤抖着声音说道:“阿娘,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可怕的梦……”

    半柱香后,听完女儿倾诉的许念摇头道:“只是个噩梦罢了,做不得真。”

    “可胡麻岭怎么解释?”信笺上墨痕光亮的“胡麻岭”三个字像狰狞的鬼怪,沐桑桑偏过头不敢再看,“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又怎么会梦到?阿娘,也许这是上天示警……”

    “或者你先前在哪里听过,只是忘了。”许念笑道,“先不说这些,太后要我带你进宫说话呢。”

    两刻钟后,马车缓缓驶进禁城宽阔深长的门洞,许念见女儿双眉紧锁,于是握住她冰凉的手,柔声安慰:“别怕,有太后在,国公府绝不会有事。”

    太后沐鸾,定国公一母同胞的长姐,先帝原配发妻,无儿无女却稳坐皇后宝座,还一手扶持自己选中的皇子赵启登上了帝位。沐桑桑突地一惊,在噩梦里,她从来没见过太后,她在哪儿?

    慈宁宫内,太后斜倚引枕靠在榻上,笑意盈盈:“桑儿,皇帝今早请安时又问起跟你的婚事,心急得很呢。”

    沐桑桑一阵恍惚。

    她十一岁那年,先帝为赵启选妃,她至今记得十六岁的赵启郑重跪在先帝面前说道:

    儿此生此世只愿得桑桑一人。

    她年纪太小,不能成婚,于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