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娇(穿书) > 2.第 2 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lin.com】

    晨风清凉,安国公府二公子沐旬鹤和三公子沐乘风并肩催马,向家的方向赶去。

    昨日他们奉母命去城外名刹为在西疆作战的父亲沐战和大哥沐长弓跪经祈福,虽然路途较远,但他们惦念母亲和幼妹,于是趁夜乘船返回,一大早就到了京城长平。

    远远瞧见安国公府熟悉的粉墙碧甍,兄弟两个正要加鞭,突地偏门推开一条缝,一个纤细的身影从里面钻出来,娇声叫道:“二哥,三哥!”

    沐乘风一向最疼爱妹妹,此时眉开眼笑,跳下马飞也似地奔过去,离得老远就从怀中摸出一个包裹冲沐桑桑炫耀:“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沐旬鹤端肃的脸上也露出笑容,他跟着下马,道:“妹妹慢些走,别摔了。”

    沐桑桑提着裙角一路小跑迎上来,急急说道:“二哥、三哥,我这些天一直做些奇怪的梦……”

    兄妹三个走到正房院外时,沐桑桑正讲到最后的梦境:“……是陛下亲自画图令内廷局做的一支双股钗,钗头是两只红宝石的梅果,嵌着三片祖母绿叶片。”

    “桑儿是不是想要首饰了?”沐乘风笑嘻嘻的,“跟三哥说就行,不用非等着陛下,三哥也有钱。”

    “不是,我没有。”沐桑桑有些着急,不觉抓紧了沐乘风的衣袖,“三哥,我好怕,真的好怕。”

    她琥珀般的眸子染上了一层泪光,水雾蒙蒙,令人心疼。沐乘风收敛了笑,柔声安慰:“没事的,有三哥呢,别怕。”

    话音未落,婢女匆匆走来道:“陛下遣人送东西给姑娘,人已经到门外了。”

    沐桑桑抓着衣袖的手不觉攥紧了,惨白着脸看了沐乘风一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饶是沐乘风素来不羁,此时也觉得一股森森冷意渗到心头,他看了沐旬鹤一眼,旬鹤抬脚跨进正房,沉声道:“更衣,迎接内使。”

    少顷,赵启贴身常用的一个内监捧着一个锦匣走进正厅,向着许念说道:“陛下命咱家给沐姑娘送件东西。”

    沐桑桑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颤声问道:“什么东西?”

    内监打开匣盖,黑色丝绒的底子上静静卧着一支双股钗,鸽血红宝石双梅果钗头衬着三片浓绿的绿母绿叶片,沐桑桑眼前一黑,死死咬住嘴唇才没有晕倒。

    “这是陛下亲自画图令内廷局为沐姑娘做的。”内监特有的怪异的声音传到耳边。

    沐桑桑看了眼乘风,他素来飞扬的眉宇间是少有的沉肃,唯有许念浑然不觉,只顾拿了赏封送内监出门。

    “跟母亲说过了吗?”旬鹤问道。

    “阿娘,还有太后那边,我都说了,”沐桑桑摇头,“她们都说只是个梦,要我不要放在心上。”

    “我跟母亲说。”旬鹤断然道。

    但许念有自己的道理。

    “也许陛下跟你提过做头钗的事,只是你不记得了。你喜欢梅花,爱吃脆梅,所以陛下每次送你东西也都离不开这些,过年时不还赐了你一对嵌红宝石梅果的玉镯吗?这头钗也许就是特地做来跟镯子配的。”许念说道。

    沐桑桑心中千回百转,或许母亲说的对,但她,敢赌吗?

    午膳过后,蝉声阵阵,以往这时候沐桑桑总要小憩一会儿,但今天她不敢睡,她怕一闭上眼睛又梦到那些可怕的景象。然而坐在窗下看了一会儿书,倦意不知不觉袭来,展眼已在梦中。

    荒凉的小路上,沐旬鹤和沐乘风披枷带锁,被公差押解着往千里之外流放,草丛里突然冲出几个蒙面人,挥刀向他们砍去……

    “啪”一声,书卷掉在地上,沐桑桑哽咽着醒来,突地拿定了主意,哪怕拼得一死,也绝不能让噩梦成真!

    心念一定,整个人都冷静下来。梦中一切厄运的起因,都在于那场败仗,阿爹是国中有名的战神,这半年来打得乌剌节节败退,怎么会突然败绩?况且以阿爹的风骨,又怎么可能临阵脱逃!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当务之急就是想法子阻止这场败仗,只是,梦中的日期很混乱,从胡麻岭大捷到最后的败仗到底还有多长时间?沐桑桑柳眉微扬,写信怕是来不及,而且这梦太古怪,阿爹也未必放在心上,唯有亲自去一趟西疆,凭着提前做梦这个优势,或有几分挽回的希望。

    阿娘和太后没当回事,肯定不会放她走,二哥为人谨慎,只怕也难同意,唯有三哥胆大洒脱,况且又最宠她,若想办成此事,只能去找三哥。

    沐桑桑顶着烈日,很快来到沐乘风的院子。沐乘风一见她就笑,黑亮的眸子闪闪发光:“我就猜你会来找我。”

    他取出早晨忘了给她的包裹,那是他特地从庙里带给她的素点心,但沐桑桑吃不下,她急急地说:“我要去西疆。”

    “不行。”沐乘风一口回绝。

    沐桑桑没有泄气,她软磨硬泡,又是撒娇又是掉眼泪,若是以往沐乘风早就妥协了,然而今天他坚定的很,只是两个字,不行。

    “西疆太远,又在打仗,你不能去。”沐乘风的神色少有的严肃,“如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