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娇(穿书) > 3.第 3 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lin.com】

    傍晚时下了一场小雨,郁郁勃勃的暑气被雨点暂时压制了片刻,等雨一停,越发翻腾得厉害,天地变成一个蒸笼,道上的行人无不是汗淋淋的。

    “表弟。”沐乘风从车帘缝里塞进一个包裹严实的冰盆,“找了好久才弄到一小块冰,你先使着,等到了客栈我再想办法。”

    车厢中,沐桑桑穿着男装裹着男人常用的鹦哥绿巾帻,接过冰盆握在手心,默默地舒了一口气。

    他们在路上已经走了将近十天,天气越来越热,许多行人都是趁夜赶路天亮休息,但她是女子,又生得这般容貌,纵然改扮男装沐乘风也担心走夜路不安全,所以只能顶着日头赶路。

    她生来最怕热,夏日时总是最早一个用冰,最晚一个收的,但路上诸事都不方便,她又怕乘风因为心疼她耽误路程,于是只默默忍着,今天闷得厉害,此刻只觉得贴身的衣物都已湿透,连眼角也被汗水濡湿,有些辣辣地疼,这会儿得了冰盆,一时贪凉,便不管不顾贴着心口痛快冰着,这才觉得稍稍清爽了些。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纷乱的马蹄声,沐桑桑一惊,然而那马蹄声很快越过他们往前走了,沐桑桑松口气,不觉莞尔一笑。

    刚出京的那几天,路上有点动静她就以为是母亲派人来带她回家的,总是提心吊胆,然而直到现在都风平浪静,她想,二哥肯定已经说服母亲,将此事瞒下了。

    三个哥哥中,大哥长弓十来岁便跟着父亲东征西讨,以弓马和兵法著称,三哥乘风也长于武艺,又是长平城中有名的俊俏儿郎,唯有二哥旬鹤最喜读书,成了沐家历代儿郎中唯一一个走举业出头的,前年他中举选入大理寺后接连破了几起疑案,如今已是长平城中声名鹊起的后起之秀。

    旬鹤心思缜密,口才便给。这次离家她原本想趁夜走,旬鹤却道这样很快就会被发现,而且一夜时间走不了太远,容易被追上。在旬鹤的安排下他们调动国公府的卫队随行护卫,又借口去姨母家从容地逃了两天,甚至连她扮成男子假称表弟也是旬鹤的主意,连衣服都给她备好了,这样一来,果然路上方便不少。

    沐桑桑正想着,忽听沐乘风隔着帘子说道:“二哥早就给傅二叔送了信说咱们要去,怎么这会儿还不见傅二叔遣人来接?”

    乘风口中的傅二叔,乃是沐战曾经的旧部下,如今的三等靖边侯、安西都护傅守义。傅守义军户出身,原本只是沐战手底下一个小把总,后来得了沐战的赏识提拔,一路拜将封侯,终于改换门楣。他感激沐战的知遇之恩,所以处处唯沐战的马首是瞻,前年更是把女儿傅晚许给了沐长弓,有这两层交情在,傅家在沐家的亲朋中可说是头一份的亲密。

    沐桑桑想了想,道:“傅二叔这次负责阿爹的军粮补给,大约是太忙了抽不开身,所以没来得及吧。”

    乘风忽地一笑,声音里带出几分调侃:“晚姐姐前阵子去了安西都护府,大哥应该见到她了吧?大哥盼成亲盼得头发都白了,等乌剌这仗打完,晚姐姐总该应承他了吧?”

    沐桑桑忍不住也是一笑。沐长弓对傅晚极是倾心,几次透露出想成亲的意思,可傅家那边却总是不凑巧,以至于婚事拖到如今都没办。寻常人家的兄弟姐妹都是按着次序成亲,可如今看来,她这个最小的多半要成为四兄妹中头一个成亲的了。

    想到成亲,沐桑桑一阵恍惚。这十多天里她很少做梦,即便梦也只是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再没梦见过那些哀伤愤懑的故事,难道那些真的只是些无稽的噩梦?

    “表弟,”沐乘风把车帘揭起一条缝,“前面有个大些的客栈,就在那里歇吧……”

    话音未落,已看见她把冰盆贴在心口取凉,乘风一惊,劈手夺过冰盆,皱着眉头道:“你身子弱,哪经得起这么冰着?你捂了多久,有没有不舒服?”

    沐桑桑知道自己理亏,也不敢分辩,只是低着头小声撒谎:“也没有多久,就刚刚你跟我说话时我才冰的。”

    乘风还想再说,忽然瞥见她额前碎发被汗弄湿了,丝丝缕缕地粘在瓷白的额上,看去好不可怜。他想她最是怕热,这十多天赶路热成这样却从没抱怨过一句,心下不由得一软,轻轻把冰盆递到她手里,柔声道:“以后再不许这样了。”

    “嗯。”沐桑桑连忙点头。

    车马很快来到客栈门前,沐乘风令改装成家丁的卫队看守着沐桑桑的车子,自己先进去订房,少顷出来指挥着把车子赶进宽敞的后院,一边去挑车帘一边说道:“我把整个后院都包下了,免得那些不相干的客人罗唣你,快下来透透气吧。”

    沐桑桑带好青纱帷帽,搭着他的手正往下跳,身后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兄台,轻问这院子是尊驾包下了吗?”

    沐桑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况且脚上穿的男式短靴本来就大,一个没站稳便崴了脚,整个人向前跌了一下,脱口叫道:“哥哥!”

    这一声娇嫩无朋,院门外一个穿靛蓝道袍的男子闻声向她看去。

    沐乘风连忙扶稳妹妹,带着几分不快横了眼刚刚出声的人。那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