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娇(穿书) > 4.第 4 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lin.com】

    四周安静极了,恐惧在无声蔓延。

    天气仍旧闷热,沐桑桑却觉得背心处升起一点森冷寒意,瞬间遍布周身。她定定神忽地吹熄蜡烛,在黑暗中摸到门前,猛地拉开门叫了声:“来人!”

    卫士很快奔来,点燃灯烛在院中搜索起来,花草树木一一翻遍,连半个人影也没发现,周围还是同样的安静,好似刚刚那种森冷的恐怖只是错觉。

    沐乘风赶回来时后院还在找人,听妹妹说完原由,他沉着脸往外走,冷声道:“必是那人!”

    东院中,蓝袍男人刚刚坐定,嘣一声,一个硬物打破窗纸冲他飞来,蓝袍男人闪身躲过,那东西打在背后墙上,砸出一个浅坑,却是一块石头。

    书生吓了一跳,正要追出去看时,蓝袍男人抬手止住了他,道:“不用追,是安国公沐家的人。”

    他知道是被对方发现了行迹追过来警告,只淡淡说道:“扮男装的是沐桑桑,那少年多半是沐乘风。”

    窗外,沐乘风吃了一惊,不觉屏住呼吸,侧耳细听。

    屋内,书生也吃了一惊,忙道:“主上,他们……”

    “各走各的,互不相干。”蓝袍男人抬高了声音,似乎是故意说给窗外人听的,“你退下吧。”

    书生很快退下,屋里跟着灭烛,沐乘风又等了一会儿,再没听到一丝儿动静,只得揣着一肚子疑惑走了。

    床榻上,蓝袍男人凝神听他走远,这才慢慢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刚刚看到的情形:少女浓密的青丝披拂肩头,烛光为她绝美的容貌镀上了一层圣洁的光晕,一眼望去,他几乎以为自己看见了观音。

    生平头一次,他体味到了什么是神魂俱失。

    激荡的情绪使他气息紊乱,不小心露了形迹,而她在恐慌后居然镇定地灭掉蜡烛让他无从确定她的位置,跟着突然叫人来搜,极美极柔的外表下居然隐藏着这样的聪敏果决,又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可惜,她却要嫁给赵启。

    沐乘风很快回到后院,皱眉道:“那人不知是什么来头,竟然认出了你我。”

    沐桑桑猜到他说的是蓝袍男人,也是一惊,忙问道:“不是宫里来的人吧?”

    “不是。”沐乘风摇头,“若长平城中有这种人物,我不可能不知道。而且,那个书生管他叫主上……”

    他双眉紧锁,若有所思:“朝廷官员肯定不敢让人这么称呼,山贼盗匪又不可能有这份气度,若说是亲王贵胄,按律令又是不能出京的——难道是,安王?”

    沐桑桑又是一惊。

    安王赵恒,愍怀太子的嫡子,德宗皇帝的嫡孙。当年德宗暴病薨逝,谁都以为是愍怀太子继位,哪知遗诏出来,德宗竟然将皇位传给了一母同胞的弟弟宣宗,实实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宣宗继位后愍怀太子随即病逝,而太子的嫡子赵恒和女儿赵长乐却悄悄离开长平,在靠近北疆的并州定居,从此再未返回长平。

    想到刚刚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沐桑桑迟疑着道:“听说安王身患重疾,常年卧病,所以从来没出过并州,三哥为什么觉得是他?”

    沐乘风欲言又止。沐家是皇亲国戚,消息远比普通人灵通,据他所知当初宣宗继位、愍怀太子病逝其实是皇室的一宗疑案,赵恒之所以从不进京,据说也不是因为卧病,而是在提防皇室对他下杀手,而皇室之所以让赵恒活到现在,并非是不想斩草除根,只是因为并州军备精良,城外群山中更潜藏着千军万马,没有万全的把握,皇室并不想背负杀死德宗遗孤的罪名。

    这些传闻沐家的男子都知道,但都很默契地没在沐桑桑面前提过,沐乘风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这些事都告诉妹妹。

    沐桑桑察言观色,试探着说道:“太后很隐晦地跟我提过,皇家跟安王之间,并不像表面上那么亲厚。”

    太后是铁腕人物,她希望沐桑桑能像自己一样运筹帷幄,牢牢掌控后宫,所以时不时会提点她一些前朝内廷的隐秘关窍,虽然关于安王的事太后并没说太多,但沐桑桑心里猜测,安王大约是皇家的心腹大患。

    沐乘风忧心更重,如果连太后都这么说,那么皇家跟安王之间多半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局面,假如那蓝袍男真是安王,妹妹作为未来皇后会不会被牵连?并州离此地有数百里之遥,若他真是安王,那么这时候出现在此绝不会没有理由,难道就是冲着妹妹来的?

    他立刻道:“今晚我在屋里守着你。”

    三更鼓悠悠敲响,沐桑桑合衣躺在床上,仍旧没有睡着。

    床前挡着几扇屏风,屏风外不远处沐乘风秉烛坐着,警惕着四周的动静。假如仔细去听,还能听见门外卫士们细微的脚步声,他们在换班巡逻,以防外人闯入。

    天气还是很闷,汗水渐渐洇湿了枕头,沐桑桑怕哥哥担心所以只假装睡着,默默忍热,正在难熬时,忽然听见乘风轻轻朝床边走来,不多时人已到了屏风近前,紧接着一阵凉风散来,却是他探手到屏风里面在替她打扇。

    汗意随着凉风渐渐消失,沐桑桑觉得眼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