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娇(穿书) > 5.第 5 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lin.com】

    安谷是靠近西疆界的最后一座大城,离傅守义镇守的安西都护府有四五百里的距离,也是内陆通往西疆的一座重要关隘,沐乘风火急火燎往这边赶,就是想着城里人烟多,或者能找到高明的大夫替妹妹诊治。

    眼下突然被人撞上来,沐乘风不假思索,照着马肚子就是重重一脚,他是将门虎子,武功力气都非常人可比,那匹马被他踹得趔趄着连退几步,嘶叫着跳闹起来,马背上穿着红绢夏衣的男人控不住,被狠狠甩在地上,一叠声叫道:“了不得,竟敢冲撞小爷,快给我抓起来揍他!”

    跟在他后面的几个家丁打扮的人一窝蜂往前围,沐乘风一个眼色,国公府的卫队立刻上前动手,三两下就把那些家丁制住,穿红的男人一骨碌爬起来正要骂,沐乘风从袖中摸出安西都护府的令牌——这是沐旬鹤让他带着以防不测的,他冲那人晃晃令牌,道:“是你先撞上来我才不得不自保,如果你有什么伤损,我加倍赔偿。”

    “呸,有都护府的令牌了不起吗,小爷也有!”那男人啐了一口,“告诉他们小爷是谁!”

    一个家丁叫道:“说出来吓死你,我家小爷是安西都护府李司马的公子,尊讳唤作李明峰,整个西疆谁不知道我家小爷!”

    沐乘风笑了笑,下马拱手道:“李兄幸会,我是安国公府的亲眷,正要去探访安西都护傅侯爷,既然令尊是傅候的同僚,说起来大伙儿都是自家人,何必闹得不痛快呢?”

    李明峰听到安国公府的名号时,脸上明显有了一丝畏惧,他想了想,堆出一幅笑容道:“原来是京里来的客人,失敬失敬。”

    沐乘风原本就是个场面上活泛的人,况且离家在外也不想多生事端,于是跟李明峰客套了几句,那李明峰起初还有些将信将疑,后面见他衣饰精致、气度不凡,便也不敢放肆,只是一双眼睛不时往青帷车上瞄,瞅准时机便插嘴说:“车里面坐的是令亲吗,何不请下来让兄弟我见一见?”

    沐乘风见他似乎很是留心车中的情形,心里便有些提防,于是三两句问清了安谷最有名的医馆在哪里,跟着一拱手道:“李兄,车中是舍表弟,他得了急症着急去问诊,恕不能奉陪,告辞。”

    他跃马便走,李明峰追着叫了声:“兄台等一等,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等他一句话说完,沐家的车马早就走得远了,马蹄带起的尘烟呛得他连着打了几个喷嚏,末后气呼呼道:“走,咱们也进城,我就不信找不着他!”

    安谷城中,沐乘风小心翼翼地扶着沐桑桑下车走进医馆,坐堂大夫诊脉之后说先是有些中暑,后面又贪凉用冰,寒热交加,是以气机阻滞、脾胃失和,开了方剂后又叮嘱好生调养,千万不能再受暑热,沐乘风一一答应了,忧心忡忡地扶妹妹上了车,低声道:“今天不要赶路,就到城中驿馆歇息吧。”

    “我没事的,把药煎一副我吃了就好了。”沐桑桑哪里肯休息,急忙向哥哥说道,“别耽误路程。”

    沐乘风不由分说放下车帘,道:“听我的。”

    车马朝着城中驿站赶去,医馆的墙后转出一个人来,却是李明峰,他张着嘴,带着几分痴迷望着青帷车,自言自语道:“没骗我,果然是个绝色的美人!”

    家丁在旁边小声提醒:“那是个男人吧?”

    “蠢货,男人有长成那样的吗?肯定是个女子!”李明峰摸了摸下巴,“就算是个男人,长成这样小爷也要!”

    安谷驿是官办的驿站,专门接待来往公干的官吏和官宦家眷,沐乘风亮出安西都护府的令牌,很顺利就住了进去,沐桑桑虽然一心想说服他继续赶路,然而终归是病得厉害,一碗药喝罢就沉沉睡去,连午膳都没用。

    这一觉一直睡到太阳西斜,醒来时第一眼就看见沐乘风靠在外间的椅子上也睡着了,沐桑桑知道他肯定是不放心所以才在这里守着,又是熨帖又是心疼,昨夜哥哥就守了她一夜没睡,今天一番折腾,肯定累坏了吧?她怕吵醒他,于是蹑手蹑脚下了床,哪知稍微一动沐乘风就已经醒了,忙忙地进来问她:“好些了吗?”

    “好多了。”沐桑桑带着歉疚仰脸看他,“三哥对不起,都是我没用……”

    沐乘风咧嘴一笑,扯了扯她鬓边的散发:“好了好了,要是觉得对不住我的话就早点好。”

    沐桑桑重重点头,认真地说:“我这就去吃药!”

    她吃完二和药,又被乘风哄着吃了小半碗粥,很快就觉得困得睁不开眼睛。乘风原本还想守着,沐桑桑却不忍心,好说歹说劝他回房歇息,自己解了发髻躺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幽暗寂静,到四更时,院里的栖鸟突然扑棱棱飞起几只,惊动了沐桑桑房门前一棵树上躲着的黑衣人,他定睛一看,却见与沐桑桑房间共用同一堵墙的隔壁院里模糊有几个黑影晃动,黑衣人有心过去看看,奈何沐家的卫队恰好巡逻到树下,他怕暴露行踪只得暂时忍耐,等卫队终于走远时,隔壁院里已经没了人,极目远眺,也只勉强看到院门外有几个黑影正要离开。

    屋子里,沐桑桑睡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