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娇(穿书) > 6.第 6 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lin.com】

    灯火照亮深夜,被从酣睡中赶起来的仆役们惊恐不安地看着场中那满脸肃杀的英俊少年,他一手执剑,一手扣住驿丞,声音里透出森森冷意:“今日我来投宿,是谁安排我住进那个院子?”

    “还有哪些今日服役的人眼下不在场?”

    “驿中今日有没有不投店的外人来过?”

    少年的问题一个个抛出,战战兢兢的仆役们哆嗦着看向驿丞,驿丞勉强找回声音,颤颤巍巍地说:“许公子,持刀威胁朝廷命官是杀头的罪过,我劝你立刻放下兵刃……”

    “呵。”沐乘风冷笑一声,长剑随即贴近驿丞的脖子,“说!”

    驿丞魂飞魄散,立马叫道:“快说,你们快跟他说!”

    “是齐五,齐五特地说了让你们住那个院子!”一个管理客房的仆役大着胆子答道,“今晚该他值夜,他也没在!”

    七嘴八舌中,真相一点点被拼凑出来,有人买通负责安排客房的驿卒齐五,让沐家人住进那个特殊的院子,之后通过暗门趁夜掳走了沐桑桑。

    “很好,齐五今天见过谁?”沐乘风追问。

    “我恍惚看见李家的家丁来找过他。”又一个仆役说道。

    “李家,李明峰?”沐乘风眉心突地一跳,原来,从官道上那一撞开始,他就进了别人的圈套!

    他丢下驿丞,沉声道:“挖地三尺,也要把李明峰找出来!”

    只是,李家在安谷有四处宅子,沐桑桑到底被掳去了哪一处?

    “剩下的人再分成四队,挨个宅子给我搜!”沐乘风压着焦躁吩咐完卫士,自己选了四所宅子中位置最僻静西郊别业,假如李明峰有从驿馆神不知鬼不觉弄走人的头脑,那么他应该会想到寻一个安静的地方,以免被人发现。

    沐乘风突然一个激灵,若说神不知鬼不觉,那么那时候连着掷出两个石子提醒他的又是谁?莫非还有另一股他不知道的势力也在暗中窥伺?

    数十里外的客栈中,黑衣人单膝跪下,道:“主上,沐桑桑昨夜被人从安谷驿掳走……”

    “什么?”蓝袍男霍地站起,“你为何不救?”

    黑衣人脸上掠过一丝诧异,忙低头答道:“主上只让属下跟着,并没说要护着他们,属下未得命令不敢擅专,不过我已经向沐乘风示警,此刻他应该追上去了。”

    蓝袍男面沉如水,问道:“被谁掳走,去了哪里?”

    “属下赶着回来回禀主上,并没有跟去,所以并不知晓。”黑衣人感觉到气氛明显阴冷下来,头越垂越低。

    蓝袍男疾步向外走去。

    “主上!”书生猜到他要去救沐桑桑,大着胆子拦在门前,“沐桑桑虽然身份特殊,但当务之急是寻找郡主,况且沐乘风对主上极是无礼,属下以为主上不宜再管沐家的事。”

    蓝袍男冷冷抬眉:“让开!”

    书生急急说道:“可是郡主也失踪了,主上为何厚此薄彼?”

    蓝袍男黑沉沉的眸子看向他,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你当知道,郡主是带着侍卫离家出走,不是失踪。让开!”

    书生见他动怒,不敢再拦,只得眼睁睁看他纵马离开。他站在檐下长叹一声,心想从那天见到沐桑桑后主上就一直有些怪异,红颜祸水这句话,古人诚不我欺。

    安谷城中,沐乘风一边赶往李家的西郊别业,一边仔细搜查沿途,不肯放过任何疑点。风吹草低,小径上突然露出一个白色的物件,沐乘风快步上前拿起一看,却是白绫挽成的一个结子,白绫的边缘参差不齐,一看就是从衣服上撕下的,而那个结子打得也很粗糙,只是勉强挽住增加重量,以防被风吹走罢了。

    “是这里!”沐乘风想起妹妹昨日穿的正是一件白绫贴里,顿时一喜,“追!”

    幽静的山路上,一乘小轿摇摇晃晃,往山脚下一处院落走去,山风吹动轿帘,露出里面的人浅月白色的衣角,一个白绫结子从帘缝里掷出,无声无息地落在路边长草中。

    很快,小轿抬进了院落,一个穿红的男子急急从里面迎出来,老远就道:“美人儿,还记得我吗?”

    轿帘卷起,露出里面被塞着嘴,捆了手脚的少女,正是沐桑桑。

    她被人装进布袋从从安谷驿带出,先是放在手推车里走了一阵,后来又装进轿子捆好抬走,几个时辰下来,惊恐疲惫再加上原本就病着,此时只觉得心口一阵阵抽疼,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男子笑嘻嘻凑上来给她取下嘴里的布巾,轻佻地说:“齐五竟然把你捆着?真是个粗鲁的蠢货。唐突了美人儿,罪过呀罪过。”

    “你是,李明峰?”沐桑桑昨天虽然没见到他,但一听声音就认出来了,强打起精神说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李明峰笑着摇头,跟着解开了她手上的绳子,“我也不用知道,反正你从今往后就是我的人啦!”

    手腕上有深深的红痕,那是她拼命撕扯贴里打结时被绳子勒出来的,当时只想着给哥哥报信,这会儿解下捆绑,才觉得手腕疼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