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娇(穿书) > 11.第 11 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lin.com】

    “陛下,我爹爹他没有临阵脱逃!”沐桑桑双手举起沐乘风的亲笔书信呈给赵启,泪水潸然落下,“三哥找到他了,他没有临阵脱逃,他被乌剌军几千人围困在山谷密林,三哥找到他的时候他身边只剩下十几个士兵,依旧在跟乌剌人拼杀!”

    赵启扶起她,却没有去接那封信,书房中只有他们两个,他轻轻拈起她鬓边的散发掖在耳后,声音温存:“你瘦了好多,这些天很辛苦吧?”

    “陛下,”沐桑桑执拗地把那封信往他手里塞,“你看了信就知道了,我爹爹他真的没有临阵脱逃!”

    “桑桑。”赵启唇边泛起一丝涩涩的笑意,他抬手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怜惜,“我说过一切有我,你何必如此自苦?

    “西疆路途遥远,你一路颠簸,时间赶得这么急,天又这么热,桑桑,你在怕什么?为什么瞒着我离京,为什么一直没有给我消息?难道你不信我?”

    “我……”沐桑桑哑口无言。

    她,应该信他吗?

    眼前浮现出噩梦中的情形,她冰冷的尸体,父亲愤怒的控诉,哥哥们沾血的脸庞,沐桑桑痉挛似地握紧了拳,拼命想要赶走眼前的一切。

    “桑桑,你怎么了?”赵启见她情形不对,连忙把她拥进怀里,柔声安慰,“别怕,别怕,一切都有我。”

    可是,她能信他吗?

    沐桑桑泪眼模糊地仰起脸看他,耳边又响起太后的话“皇帝不是夫,而是君。”

    “九哥,如果爹爹出事,我,我也不活着了……”她哽咽着说道,“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假如爹爹有罪,那么我就不能进宫,也不能跟九哥在一起,那样的日子有什么意思?我还不如去死。”

    眼泪不停地往下掉,一半是忧心,另一半是愧疚。她在骗他,她根本没心思去想能不能进宫,但她知道,这么说最容易打动他。

    赵启连忙捂住了她的嘴,他在担忧中有一丝欢喜,轻轻低下头贴着她的额,几乎是叹息着在她耳边呢喃道:“桑桑,桑桑,我们成亲吧,很快了,等你及笄之后,我们立刻成亲……”

    他还是回避了为阿爹洗清冤屈的请求。沐桑桑的心慢慢凉了下来,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他:“陛下会为我爹爹主持公道的对不对?那些谣言说他临阵脱逃,可他根本没有!”

    “桑桑,朝廷的事情你不懂,不要管了。”赵启温柔地笑着,轻轻捧住了她的脸,“你好好在家休息,下个月你及笄礼后我迎你进宫,咱们两个永远在一处,好不好?”

    沐桑桑眸中最后一丝光芒黯淡下去。即便他爱她,他也不会丢掉帝王的谋算,太后说得对,他是君,不是夫。

    “陛下。”书房外传来轻柔的呼唤声,跟着一张清秀的粉面在门前张了一望,很快退回到了廊下。

    是王士紘的嫡长女,赵启的昭仪王青罗。

    赵启放开沐桑桑,这才扬声道:“进来。”

    王青罗一身藤花色罗裙,捧着一套甜白瓷的碗盏袅袅婷婷走进了书房:“陛下,臣妾在小厨房做了些陈皮绿豆沙,特地送来请陛下尝尝。”

    “放下吧。”赵启笑得和煦,“昭仪一直都这么体贴。如今天长容易困乏,难为你还想着给朕弄吃食,耽误你歇中觉了吧?”

    王青罗颊边显出几分羞涩,一时间清秀的容颜竟也平添了几分媚意,她低声说道:“只要陛下高兴,臣妾做什么都情愿。”

    赵启笑得更加温柔:“下次再弄就等歇了中觉以后吧,你身子单柔,别熬坏了。”

    沐桑桑低着头,这是她第一次与赵启和他的妃嫔共处一室,也是她第一次发现,除了对她以外,赵启也可以对着别的女人那么温柔体贴。

    太后说,不必介意皇帝有多少女人,只要做他最看重的女人就行。太后还说,一个合格的皇后不会嫉妒,她是皇帝的臂膀,权力和地位才是她应得到的嘉奖,情爱不是。沐桑桑突然觉得,太后这么清醒,应该是不爱先帝的吧?

    而她,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后。

    慈宁宫中。

    沐桑桑将沐乘风的书信递还给太后,沉声说道:“陛下始终不肯承诺帮阿爹脱罪,他不可信。”

    太后看着她,目光深邃:“桑儿,如果事情真走到了你梦中那步,你愿意进宫吗?”

    “我愿意。”沐桑桑断然答道。

    “即使没有名分,即使需要你做小伏低,去窥测皇帝的心思,你也愿意吗?”

    “我愿意。”沐桑桑神色不变。

    “那好。”太后点头道,“及笄礼后你立刻进宫,我会尽力为你保住皇后的位置,但如果事与愿违,你要记住今天的承诺。”

    “旬鹤,”太后看向沐旬鹤,“八百里加急,让乘风以最快的速度带你父亲回京,即刻着手安排会审,若是吴邕碍事,就除掉他!”

    安西都护府。

    沐乘风焦急地等着大夫。他找到沐战和沐长弓时两人已经被围困在一处无名山谷整整六天,没有粮食没有饮水,全靠吃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