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娇(穿书) > 13.第 13 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lin.com】

    沐旬鹤拆开信递给沐桑桑,低声道:“爹和大哥在都护府衙遭人投毒,大哥的情形有些不大好。”

    沐桑桑哭出了声,哽咽着问道:“是谁下毒?”

    沐旬鹤眉间闪过一丝不忍,道:“看迹象是李司马,但等廉敬过去对质时,李司马已经自杀身亡。”

    沐桑桑泣不成声,喃喃说道:“李司马是为了报复我!都怪我,都是我不好!”

    “这事不怪你,不要自责。”沐旬鹤柔声安慰,“别哭了,娘还不知道呢,别惊动了她。桑儿,我觉得安谷的事有些疑点,你帮我参详参详。

    “其一,按照你们所说,李明峰的死并没被人发现,那么李司马应该不知情,那为什么他要投毒?其二,就算李司马知道李明峰死了,又怎么确定他的死跟你们有关系?其三,就算李司马确定人是你们杀的,但他一个小小的都护府司马,有多大能耐骗过凤仪卫和府衙亲兵的耳目,在他们的严密防范下投毒呢?”

    沐桑桑抽泣着说道:“李明峰不是我们杀的,是安王赵恒杀的……”

    沐旬鹤一惊,打断了她:“安王?并州那位安王?他怎么在那里?”

    “我和三哥在客栈遇见他,那天在慈宁宫我怕多生枝节所以没说。”沐桑桑抽泣着,很快把当初在客栈相遇和李家别业的事说了一遍,又说了从都护府离开时他逼她坐他的车的事,“……进京前一夜,那辆车突然又换回了我的青帷车,我这才发觉,赵恒可能一直都有跟踪我。”

    沐旬鹤双眉紧锁,许久才问道:“那辆车可有什么异样?”

    “比普通车子稳而且快,坐上一点儿也不颠簸,速度跟骑马不相上下。”沐桑桑努力回忆,“连宫里的车子都没有那么好的。”

    “是蒲安车,安王外祖家的传家宝,天下仅此一辆。他竟然借给你用。”沐旬鹤目光复杂地看着妹妹,“此事不能让皇上知道,包括你做的那些梦,还有李明峰劫持你的事,都必须瞒下来。”

    他深知皇帝对妹妹极为看重,若是让皇帝知道妹妹曾被别的男人深夜劫持,知道赵恒曾经跟踪她那么久并为她出手杀人,皇帝即便能谅解,只怕心中也会存下芥蒂,这样对妹妹来说太不公平。

    沐桑桑心事重重地点了头。

    “眼下,所有的疑点都在李司马父子身上。”沐旬鹤道,“是谁引李明峰去劫持你?李司马从哪里知道儿子被杀?投毒的到底是不是他?我会尽力查清楚,你不要跟母亲透露太多,她没什么心机,容易被人套了话去。”

    沐桑桑想起今天杨姨妈来时母亲差点连她做梦的事都说了出去,忙道:“我也是这个主张。”

    “至于安王那边,”沐旬鹤犹豫了一下才道,“九天前,明敏郡主深夜进京,在兴庆宫面见皇上。”

    “明敏郡主,”沐桑桑大吃一惊,“赵长乐?安王的嫡亲妹妹?她怎么来了?为何外面没有消息,连太后都没说过?”

    “因为,明敏郡主进京的事陛下没有禀告太后,”沐旬鹤淡淡道,“太后便装作不知道。”

    沐桑桑惊讶极了:“可是,太后知道了,你也知道!”

    “太后在兴庆宫安插有耳目,而我,与太后一直都有联络。”沐旬鹤平静说道,“此事娘和乘风都不知情,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桑儿,这段时间里,这个家要由你我扛起来。”

    从小书房走出来时,沐桑桑依旧觉得脑中乱糟糟的。

    太后与赵启在互相防范,二哥在暗中帮太后探查朝廷动向,她这才意识到,沐家不仅是忠臣,也是权臣。

    沐家的手伸到了军队和后宫,还影响着朝堂,赵启他会泰然处之吗?有几个帝王能对这样的权臣完全放心?不错,阿爹是对皇家忠心耿耿,可问题是,有强势的太后在,赵启会相信阿爹的忠心吗?

    沐桑桑突然想到,在那些噩梦里,她从来没见过太后,她那时候在哪里?

    夜色渐浓,沐桑桑正在灯下核对荷花宴的安排,侍女拿着条帕子走来道:“姑娘,奴婢从姑娘带回来的行李中找到了这个,看起来很是眼生,不像姑娘的东西。”

    沐桑桑定睛一看,是一方从未见过的淡灰色细葛布巾,难道是沐乘风的?便道:“大约是三哥的,你先收着,等他回来时还他。”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这小小的物件竟成了她和赵启之间一道难以弥补的裂痕。

    庚申日,七月的第三天,沐家荷花宴的日子。

    凌嫣未到巳时便催着收拾好了东西,作别母亲往安国公府去。这两天她四处打听,据说今年参加荷花宴的人数还不到往年的一半,想到能亲眼看见沐桑桑在众人面前丢脸,凌嫣笑得十分欢畅。

    车马在门外停下,早有穿着一色裙袄的媳妇服侍着下车换轿,几个婆子抬着进了内院,又有两个白净的丫头扶她下轿,一个管事娘子指挥人把她的衣包拿进客房收好,又着人带她的婢女去下处休息,凌嫣见府中并不像她想象中乱成一团,由不得撇了嘴,心里便有些不忿。

    沐桑桑很快迎了出来,领着她往小花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