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娇(穿书) > 17.第 17 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lin.com】

    安国公府中。

    许念心事重重地回到房中,想起沐桑桑悄悄跟她说的话,一阵迷惑慌张。

    那是在太后的寝宫里,趁着皇帝去端药的功夫,沐桑桑飞快地跟她说了一句话:“快从外面找个大夫给太后诊治!”

    许念想不通,宫中那么多高明的太医,为什么要从外面请大夫?就算要请,为什么不跟皇帝说,偏偏要偷偷告诉她呢——难道这事不能给皇帝知道?她心里一凉,顿时紧张到了极点。

    “夫人,杨夫人来了。”婢女恰在此时走来回禀。

    她还敢来!许念一阵气恼,说道:“不见!”

    “姐姐你让我进去呀!”杨姨妈的声音很快在院外响了起来,“杨家要休我,你要是不见我,我就不活着了!”

    许念吓了一跳,立刻吩咐道:“快请姨太太进来!”

    杨姨妈很快进来了,哭得两眼红肿,头发也乱乱的,一头扑倒她怀里,抽泣着说:“姐姐,姝儿她一时糊涂做错了事,陛下已经罚了她,她苦头也吃得够了,姐姐难不成还要为这个生我的气吗?”

    “静姝她实在糊涂!”许念急急说道,“不过先不说这些,你刚刚说要休你是怎么回事?”

    杨姨妈失声痛哭:“还不是看咱们许家败了,没人给我撑腰,就可着作践我!”

    她一头哭一头说,絮絮叨叨把杨三爷为了纳妾跟她争执的事说了一遍,惹得许念也跟着抹眼泪,哽咽道:“偏巧这阵子国公出了事,要不然他去说一句话,杨家也不敢这么对你!”

    杨姨妈哭得更厉害了,要不是安国公不争气出了事,她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她抽抽搭搭地说:“姐姐,你得给我想办法,要是杨家休了我,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许念连忙捂她的嘴,皱眉道:“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等旬鹤回来,我让他去你家说理。”

    杨姨妈抓住她的胳膊,泪汪汪地问:“姐姐不生我的气了?”

    “唉,咱们是亲姐妹,我怎么会生你的气?”许念叹口气,“只是姝儿这孩子太让人伤心了。”

    杨姨妈又哭起来:“姝儿虽然有错,可她被陛下罚得这么重,丢尽了脸面,以后京中谁家还敢娶她?她这一辈子就算毁了!”

    一句话说得许念反而有些羞愧起来,忙道:“过阵子我去求求陛下收回成命,你放心吧,陛下是个和气的人,不会怪罪她太久。”

    杨姨妈稍稍放下心来,擦着眼泪说道:“那就好,姐姐,光顾着说我了,你这边怎么样?太后要不要紧,国公的官司有没有把握?”

    许念差点说出沐桑桑吩咐的话,突然想起今天的事,连忙改口道:“还是老样子,唉,愁得我日夜睡不着。”

    任凭杨姨妈再怎么追问,许念再没多说,杨姨妈一阵失望。一个时辰后,杨姨妈回到家中,忐忑不安地走进杨老太太房中,道:“我姐姐什么也没说。”

    “她这是对你起了疑心了,没用的东西!”杨老太太绷着脸,“早叮嘱过让你们做得圆滑些,只要想法子把沐桑桑做的事告诉皇上就行,谁让你们当面跟她吵,还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害得整个杨家都跟着丢脸!”

    “老太太,姝儿是照您的吩咐做的……”杨姨妈嗫嚅着说道。

    “怎么,你是在怪我?”杨老太太看了她一眼。

    杨姨妈魂飞魄散,忙道:“媳妇不敢!”

    杨老太太哼了一声,道:“明天再去,务必打探出国公府的底细!”

    兴庆宫中。

    赵启手拿螺子黛,细心为沐桑桑描出弯弯的眉梢,问道:“画的好不好?”

    沐桑桑看着镜中的自己,含笑答道:“很好。”

    “口脂。”赵启拿过口脂盒子,轻轻蘸一点在手指上,点上了沐桑桑的唇。

    柔软,细润,让他心旌动摇。他用了最大的毅力才忍住不去吻她,却还是忍不住将沾了她唇的手指贪恋地放在自己唇边,轻轻吮了一下。

    沐桑桑心下一惊,他从未在她面前表现出这一面,她突然意识到他也是有欲望的,这让她重新认识到入宫做他的女人究竟意味着什么。

    “桑桑,”赵启眸色深深,声音也有些喑哑,“嫁给我吧。”

    他俯下身,半蹲在她身前,拥抱了她。

    这一次,他的拥抱不像从前那样是爱怜和虔诚的,他搂得很紧,紧得几乎让沐桑桑喘不过气来,她听到他激烈的心跳声,这让她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她努力推着他,急急地说:“别这样,我会嫁给你的。”

    “如果,如果……”赵启迟疑着,他的下巴搁在她肩上,一说话时暖热的呼吸便吹在她的耳廓上,带起一阵阵颤栗的感觉,“如果我不能册封你……桑桑,大臣们吵闹得太厉害了,或者我们先成亲,等过了这阵子我一定给你册封。”

    “九哥,你弄疼我了。”沐桑桑越来越怕,眸中已经有了泪意,“我会嫁给你,我不在乎册封,只要我阿爹没事了就好。”

    赵启满心的热情被浇熄了一半。她在这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