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回到反派黑化前 > 第10章 美艳师尊X戾气徒弟

第10章 美艳师尊X戾气徒弟(第1/2页)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lin.com】

    预想的剧痛没有传来,反而是听到了那狐妖的惊呼声。

    陆疏清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前悬着一柄泛绿芒的短剑,那光芒将她裹在其中,让那狐妖根本近不了身。

    “斩妖刃,这不是已经消失了!”狐妖忍着爪子传来的剧痛不敢置信道。

    溟台也发觉了不对劲,这敛清尊不知从何处觅得这等神器,可斩尽六界妖修。

    陆疏清伸手接过斩妖刃,听到系统的声音,嘴角一弯,这个破系统也不是毫无用。

    狐妖还想逃,斩妖刃已先一步破开她的结界防护,直接穿过她的身体而出,沾了妖血的斩妖刃绿芒迅速暴涨开,将狐妖笼在其间,一点点磨损掉她仅存的修为。

    “敛清尊不愧是敛清尊,这等百年不现世的仙器都可以找来,可惜啊,我是魔,这对我无用。”溟台阴冷笑着。

    狐妖发出一声尖叫,猛地喷出一大口血,再也没办法抵抗斩妖刃的压迫,认命般的趴在地上,一点点爬向那堆青狐妖的灰烬处,想要去够那堆灰烬,试了几次仍旧是够不着,怨毒望了眼陆疏清,阴冷一笑。

    陆疏清被她这么一笑,心里发毛。

    这只妖狐和溟台合作,残害无数的镇上无辜百姓,只是一心想复活心上人。现在希望都没了,又笑得这么渗人。陆疏清觉得心里十分不好受,不去看那妖狐。

    “敛清尊......你以为你赢了?不是,呵呵呵......”

    狐妖挣扎一番,还是死在了距离那灰烬的不远处,化作一只雪白的断尾狐狸。

    斩妖刃也落回陆疏清手中,失去了原本的光泽,没有灵力附着其上,再好的仙器也无法发挥其真正的实力。

    狐妖这番话,让她心里升起一抹异常,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对付溟台要紧。

    溟台看也没看合作的死去的狐妖,将已经催动的血藩祭出,横在陆疏清上方,摄取她的魂魄元神。

    沾满无数怨气和元魂的血藩一展开,那本生出怯意的厉鬼全部活跃起来,不止如此,方圆百里的怨魂都往这里来。

    陆疏清再也难以支撑,不断催促着系统再兑换几件仙器或者神器来。

    陆疏清望着面前闪烁着红光警告的系统,叹了口气,还是逃不过吗?

    这些陌生而怨毒的面孔恨不得撕碎了她吞咽下去,一张张扭曲灰白的脸全部挤在一起,挣扎着要咬开她稀薄的结界。

    “敛清尊,你——”溟台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得那些厉鬼尽数脱离他的控制,乱作一团在洞内窜动着。

    那无尽的怨气化作的黑雾一点点散开,现出一个青衣少年身影来,惊得溟台都忘了控制血藩。

    陆疏清不知道那些厉鬼为何散去,浑身疼得厉害,拄着剑的身体再也撑不住,摇晃着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师尊,我来了。”

    “沈,轻崖,你......”

    溟台想起上次道君宗山上,这个少年就奇怪得很,他的魔修对他根本不起作用,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再度涌上来。

    沈轻崖狠戾瞪了眼溟台,轻轻将陆疏清靠着石壁放下,提剑就斩去,无惧厉鬼无数,无惧血藩摄魂。

    那一剑,剑光大盛,将洞内还没来得及散去的厉鬼斩杀,将溟台还没来得及结好的结界也破碎。

    少年青衣持剑,眉心一点殷红,浑身散着一股睥睨之气,压得溟台想要臣服。

    “你,你......”溟台话都说不利索,迅速将血藩撤下,转身就跑。

    陆疏清将这一切收在眼底,沈轻崖的魔血被血藩召来的厉鬼一侵扰,已经慢慢在释放了,过不了多久他就要彻底入魔。

    见着沈轻崖踏着血水一步步走来,陆疏清有些惧怕的往后退了退,这样的沈轻崖和系统提供的资料魔尊太像。想起原主死得那样惨,陆疏清止不住的颤抖。

    “师尊,可冷?”沈轻崖解下外袍裹在陆清疏身上,“好些了吗?”

    陆疏清召唤出系统,查看了一番黑化值,发现还是百分之二十,松了口气,还有挽回的机会。

    “去,追溟台,将血藩夺了。”陆疏清费力开口道。

    那件血藩是开启落神山的法器,务必要夺来,不可以让那里成为一切的转折点。

    沈轻崖将她横抱起来,“好,弟子去追。”

    “放......下我......”陆疏清还没说完,沈轻崖已经抱着她出了山洞,踏剑去追了。

    她实在太累了,连沈轻崖后面说了什么也没听清,手指因为疼痛紧紧攥着他胸口的衣衫。

    沈轻崖从未想过那高高在上的师尊会这般脆弱,眉头紧皱蜷缩在他怀中,手还攥着他的衣衫,心口那里蓦地就柔软了。

    一路追去,发现溟台逃至落神山附近的林间就不见了踪影。

    这座神山,常年都陷在昏暗中,不辨日光,整座山死一般的寂静,而且还留有上古的封印,无法开启进入。

    “师尊,先将解药服下。”沈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